著名天使投资人查立做客《时代风向标》

2020-11-04    来源:本站编辑    编辑:本站编辑

  著名天使投资人查立做客《时代风向标》

 


        具备雄厚海外资金和资源背景的顶级风险投资家。
      “退学少年”异国求学路
         如果不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今天的查立应该是一位艺术家,如同陈丹青等人一样——他是浙江美院(现在的中国美院)77届油画系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大学期间还翻译过大概是中国第一本抽象艺术的书,现在仍被认可。但就在大学毕业前三周,他被校方开除,其原因是:写信质疑政治课对学生的价值。1981年,这对查立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直接结果是,他失去了像其他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资格,几乎被整个社会抛弃,前途一片黯淡。查立后来在安徽阜阳教了3年书,在那个封闭的地方,他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这三年他的经历了人生中最为苦闷的一个阶段,与已经分配工作的同班同学的差距让他不甘于眼前的窘境。为了舒缓压力,一到假期,他都会去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游历。1984年,英文很好的查立在上海偶然认识了一位英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通过他的帮助查立获得了伦敦大学的奖学金,外面的世界向他打开了一扇门,他毫不犹疑地跨了出去。
      “二房东”的第一桶金
        1986年,25岁的查立开始了在英国伦敦大学的留学生涯。他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但是自由也是建立在一定条件基础之上的,异国生活也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生存压力:虽然有奖学金,但不够维持日常生活所需,打工是自然的选择。对于一个从未经历任何商业熏陶的年轻人来说,这也是理解现代商业社会生动的第一课。很快,他做了一件在当时看来很冒险的事情:用自己所有的钱作为定金,去租一整栋公寓楼,然后分租给他的朋友和同学,再把他们的租金集合起来交清整体的房租。显然,租一整栋楼的租金比按房间去租的总和要少很多,查立开出的租金价格极具竞争力,结果在极短的时间内,整栋楼的房间被抢租一空。作为最为活跃的中国留学生之一,查立参与组织建立了英国留学生学生会,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欧洲留学生学生会,并被推选成为第一任主席。可供参考的是,查立经常与中国大使馆合作,组织各种关于中国的照片、电影展览,展览收入即作为学生会所需活动经费。现在看起来,欧洲留学生学生会或许是查立的第一个成功的创业项目。
      悔恨!与Google的擦身而过
      大约是1999年的夏天,查立和Excite.com的创始人MARK在一家餐厅共进午餐。突然在马路对面沿街的小二楼上,有两个小伙子用白色的旧床单挂起了一个条幅,上面的字母是“Google”,下面还有一排小字是“The Next Generation Of Search Engine”。意思是下一代搜索引擎。还写这“Grand OPening”就是“隆重开业”的字样。Mark哼了一声说:这些毛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什么搜索引擎?午饭后,查立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为了消磨时间也是好奇心的原因,查立走上那个二层小楼。原来是一帮穷学生为了“google”的开业搞开张派对呢。其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学生拉着查立推销起了“google”。这个学生连张名片也没有,最后随便撕了一张纸,给查立留了电话和邮箱。查立下了楼,随手把那些资料和小伙子那张破纸条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时隔一年后,也就是2000年的一天,查立在自己的电脑上发现了,实习生把他电脑的浏览器主页设置成了“google”.查立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是那白色条幅上的字母吗?过了几天,查立在网上读到报道关于VC历史上第一次超过2500万美金的A轮投资:google!!?随后,那个白白胖胖的小伙子也登上了杂志封面。这个年仅30岁的小伙子,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查立每次想起与“google”失之交臂的情缘,就会捶胸顿足,后悔莫及。当初自己为什么那么势利眼。从此查立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奇迹发生的。
      从连续创业者到 VC
      在英国留学期间,查立的一个发现是,许多欧洲最优秀的人才最后大都去了美国,对于喜欢冒险的查立而言,美国很快变成他的下一个目的地。1992年,查立开始创业,他抓住了一个简单的市场机会,其时,美国电信公司利润最丰厚的业务来自国际长途,远东和东欧的业务方兴未艾,但大公司对这些地区的市场不够熟悉,需要有人为它们在本地做市场推广。查立的公司就是为电信巨头提供服务跨国和跨语言的服务,寻找新的地域新的市场,制定营销计划,制作广告,把这些巨头的服务、产品推广到这些新兴市场,他的第一次创业就获得了成功。很快,他在第一个公司运营良好的情况下,开始创建第二个公司。这是一个家居设计的公司,专注于“设计”和“市场营销”,生产、物流则全部外包,这是一个传统的领域,查立的不同之处是用时装行业的设计元素、更新节奏去做。同样地,这个公司也运营良好,产品迅速打入了主流市场。此外,查立甚至成立过一家艺术基金会,出版刊物,制作纪录片,组织国际展览,这些创业经历差不多都是以白手起家而获得成功,因此身为VC的他相信:“成功的创业并不一定需要VC。”查立不久把兴趣和关注转向了互联网,上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互联网产业从萌芽到成长,发展迅速,作为一个永远对新鲜事物有好奇心的创业者,尤其是他对传统媒体有资深经验,查立很快从自己所有的传统创业公司中抽身出来,进入这个全新的冒险乐园。
      第二次“留学”,回到中国
      1999年,正在寻找新创业方向的查立在香港碰到老友薛村禾,这位UT斯达康的创始人刚刚加盟软银中国基金,准备进入中国投资,薛邀请查立一起回来做创业投资,查立和薛一拍即合,共同投资成立了名为“Idea Factory”创业孵化器项目。Idea Factory也许是中国最早的草根创业的孵化器之一,这和查立及其几个合伙人的创业经历有关,用硅谷最原始的创业投资方式运作,雄心勃勃的查立希望能在中国也孵化出“世界级的伟大公司”,互联网显然是最好的平台。但是由于Idea Factory的一些项目过于超前,并且对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不够成熟,结果与之相去甚远,遭遇了各种挫折。Idea Factory孵化了中国最早的MP3音乐网站,这家名为“红色B52”的公司,还曾投巨资自建录音棚做原创音乐下载,长远来看这或许是一个很有眼光的方向,但当时发行CD的ISRC号成本很高,盗版又很严重,公司难以赢利。有意思的是,在“红色B52”被并购后,其中的几位员工重新创业反倒获得了巨大成功,其中就包括九天音乐网等公司。Idea Factory还曾孵化过几乎与今天的Facebook是孪生兄弟的大学生社区网站、类似“篱笆网”的家装电子商务网站等,但是最终Idea Factory所投的项目大都充当了中国互联网“先驱”,查立乐观的把这视为重新认识中国市场所必须付出的学费。
“这其实是我的第二次留学,回到中国留学。我离开中国十几年,这十几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变化最大的,我已经不了解这里,通过投资这些项目才开始重新了解中国。”查立后来这样评论刚回中国做Idea Factory孵化器的那段经历。
      一个VC对创业者的忠告
      查立印象最深的有两句话,第一句是,“Take off your pants and we will grill you!”,这是VC行业的一个俚语,直译为:“把你的裤子脱了,我们要烧烤你!”意思是“去掉包装实话实说,接受我们的无情质疑”。在一次又一次被无情地拷问之后,一个头发灰白的老VC曾对垂头丧气的查立说了另一句让他记忆深刻的话:“Hey young man, we investors are vulnerable”,意思是“年轻人,投资人是很脆弱的”,这是一个VC的隐喻,每一个去找VC融资的创业者最初都无法理解,“一直到我变成了一个投资人,当上了一个VC之后,我才真正理解他这句话的分量是多么地不可承受之轻……”
创业一定是一个艰苦的过程,跨出创业的第一步不能靠钱,靠的是勇气、创新、专注于为客户提供无可替代的良好体验好价值。
      创业一定不是一个人的,团队才是核心,激情才是动力。要相信自己,坚信自己的梦想。中国的市场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那种完全新的,现在还不存在的东西;还有就是成熟市场中变化的部分,值得我们大家去开发,去探索。要知道传业者个个都是探路人,每天走几步,总有一天会走到目的地。

 


  名企风采
著名天使投资人查立做客《时代风向标》

  著名天使投资人查立做客《时代风向标》

 


        具备雄厚海外资金和资源背景的顶级风险投资家。
      “退学少年”异国求学路
         如果不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今天的查立应该是一位艺术家,如同陈丹青等人一样——他是浙江美院(现在的中国美院)77届油画系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大学期间还翻译过大概是中国第一本抽象艺术的书,现在仍被认可。但就在大学毕业前三周,他被校方开除,其原因是:写信质疑政治课对学生的价值。1981年,这对查立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直接结果是,他失去了像其他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资格,几乎被整个社会抛弃,前途一片黯淡。查立后来在安徽阜阳教了3年书,在那个封闭的地方,他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这三年他的经历了人生中最为苦闷的一个阶段,与已经分配工作的同班同学的差距让他不甘于眼前的窘境。为了舒缓压力,一到假期,他都会去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游历。1984年,英文很好的查立在上海偶然认识了一位英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通过他的帮助查立获得了伦敦大学的奖学金,外面的世界向他打开了一扇门,他毫不犹疑地跨了出去。
      “二房东”的第一桶金
        1986年,25岁的查立开始了在英国伦敦大学的留学生涯。他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但是自由也是建立在一定条件基础之上的,异国生活也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生存压力:虽然有奖学金,但不够维持日常生活所需,打工是自然的选择。对于一个从未经历任何商业熏陶的年轻人来说,这也是理解现代商业社会生动的第一课。很快,他做了一件在当时看来很冒险的事情:用自己所有的钱作为定金,去租一整栋公寓楼,然后分租给他的朋友和同学,再把他们的租金集合起来交清整体的房租。显然,租一整栋楼的租金比按房间去租的总和要少很多,查立开出的租金价格极具竞争力,结果在极短的时间内,整栋楼的房间被抢租一空。作为最为活跃的中国留学生之一,查立参与组织建立了英国留学生学生会,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欧洲留学生学生会,并被推选成为第一任主席。可供参考的是,查立经常与中国大使馆合作,组织各种关于中国的照片、电影展览,展览收入即作为学生会所需活动经费。现在看起来,欧洲留学生学生会或许是查立的第一个成功的创业项目。
      悔恨!与Google的擦身而过
      大约是1999年的夏天,查立和Excite.com的创始人MARK在一家餐厅共进午餐。突然在马路对面沿街的小二楼上,有两个小伙子用白色的旧床单挂起了一个条幅,上面的字母是“Google”,下面还有一排小字是“The Next Generation Of Search Engine”。意思是下一代搜索引擎。还写这“Grand OPening”就是“隆重开业”的字样。Mark哼了一声说:这些毛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什么搜索引擎?午饭后,查立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为了消磨时间也是好奇心的原因,查立走上那个二层小楼。原来是一帮穷学生为了“google”的开业搞开张派对呢。其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学生拉着查立推销起了“google”。这个学生连张名片也没有,最后随便撕了一张纸,给查立留了电话和邮箱。查立下了楼,随手把那些资料和小伙子那张破纸条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时隔一年后,也就是2000年的一天,查立在自己的电脑上发现了,实习生把他电脑的浏览器主页设置成了“google”.查立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是那白色条幅上的字母吗?过了几天,查立在网上读到报道关于VC历史上第一次超过2500万美金的A轮投资:google!!?随后,那个白白胖胖的小伙子也登上了杂志封面。这个年仅30岁的小伙子,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查立每次想起与“google”失之交臂的情缘,就会捶胸顿足,后悔莫及。当初自己为什么那么势利眼。从此查立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奇迹发生的。
      从连续创业者到 VC
      在英国留学期间,查立的一个发现是,许多欧洲最优秀的人才最后大都去了美国,对于喜欢冒险的查立而言,美国很快变成他的下一个目的地。1992年,查立开始创业,他抓住了一个简单的市场机会,其时,美国电信公司利润最丰厚的业务来自国际长途,远东和东欧的业务方兴未艾,但大公司对这些地区的市场不够熟悉,需要有人为它们在本地做市场推广。查立的公司就是为电信巨头提供服务跨国和跨语言的服务,寻找新的地域新的市场,制定营销计划,制作广告,把这些巨头的服务、产品推广到这些新兴市场,他的第一次创业就获得了成功。很快,他在第一个公司运营良好的情况下,开始创建第二个公司。这是一个家居设计的公司,专注于“设计”和“市场营销”,生产、物流则全部外包,这是一个传统的领域,查立的不同之处是用时装行业的设计元素、更新节奏去做。同样地,这个公司也运营良好,产品迅速打入了主流市场。此外,查立甚至成立过一家艺术基金会,出版刊物,制作纪录片,组织国际展览,这些创业经历差不多都是以白手起家而获得成功,因此身为VC的他相信:“成功的创业并不一定需要VC。”查立不久把兴趣和关注转向了互联网,上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互联网产业从萌芽到成长,发展迅速,作为一个永远对新鲜事物有好奇心的创业者,尤其是他对传统媒体有资深经验,查立很快从自己所有的传统创业公司中抽身出来,进入这个全新的冒险乐园。
      第二次“留学”,回到中国
      1999年,正在寻找新创业方向的查立在香港碰到老友薛村禾,这位UT斯达康的创始人刚刚加盟软银中国基金,准备进入中国投资,薛邀请查立一起回来做创业投资,查立和薛一拍即合,共同投资成立了名为“Idea Factory”创业孵化器项目。Idea Factory也许是中国最早的草根创业的孵化器之一,这和查立及其几个合伙人的创业经历有关,用硅谷最原始的创业投资方式运作,雄心勃勃的查立希望能在中国也孵化出“世界级的伟大公司”,互联网显然是最好的平台。但是由于Idea Factory的一些项目过于超前,并且对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不够成熟,结果与之相去甚远,遭遇了各种挫折。Idea Factory孵化了中国最早的MP3音乐网站,这家名为“红色B52”的公司,还曾投巨资自建录音棚做原创音乐下载,长远来看这或许是一个很有眼光的方向,但当时发行CD的ISRC号成本很高,盗版又很严重,公司难以赢利。有意思的是,在“红色B52”被并购后,其中的几位员工重新创业反倒获得了巨大成功,其中就包括九天音乐网等公司。Idea Factory还曾孵化过几乎与今天的Facebook是孪生兄弟的大学生社区网站、类似“篱笆网”的家装电子商务网站等,但是最终Idea Factory所投的项目大都充当了中国互联网“先驱”,查立乐观的把这视为重新认识中国市场所必须付出的学费。
“这其实是我的第二次留学,回到中国留学。我离开中国十几年,这十几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变化最大的,我已经不了解这里,通过投资这些项目才开始重新了解中国。”查立后来这样评论刚回中国做Idea Factory孵化器的那段经历。
      一个VC对创业者的忠告
      查立印象最深的有两句话,第一句是,“Take off your pants and we will grill you!”,这是VC行业的一个俚语,直译为:“把你的裤子脱了,我们要烧烤你!”意思是“去掉包装实话实说,接受我们的无情质疑”。在一次又一次被无情地拷问之后,一个头发灰白的老VC曾对垂头丧气的查立说了另一句让他记忆深刻的话:“Hey young man, we investors are vulnerable”,意思是“年轻人,投资人是很脆弱的”,这是一个VC的隐喻,每一个去找VC融资的创业者最初都无法理解,“一直到我变成了一个投资人,当上了一个VC之后,我才真正理解他这句话的分量是多么地不可承受之轻……”
创业一定是一个艰苦的过程,跨出创业的第一步不能靠钱,靠的是勇气、创新、专注于为客户提供无可替代的良好体验好价值。
      创业一定不是一个人的,团队才是核心,激情才是动力。要相信自己,坚信自己的梦想。中国的市场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那种完全新的,现在还不存在的东西;还有就是成熟市场中变化的部分,值得我们大家去开发,去探索。要知道传业者个个都是探路人,每天走几步,总有一天会走到目的地。

 


上一篇:著名营销策划专家叶茂中做客《时代风向标》
下一篇:汽车之家CEO李想做客《时代风向标》
晋ICP备18007061号-1

晋公网安备 140924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