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养结合探新路(下)

2021-04-24    来源:本站编辑    编辑:本站编辑

  “保障和改善民生没有终点,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现在,无论城镇还是乡村,老年人群医保覆盖率均已超过了98%;各类养老机构和医疗设施的数量也在稳步增加。要让老年人过上高质量的晚年生活,还需要积极探索更多行之有效的医养结合服务模式,实现从“老有所养”到“老有颐养”的跨越。


家庭医生

老年人健康的“守门人”


  一大早,太原市亲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签约医生余芳就带着护士来到了社区居民97岁的曹奶奶家里。在亲贤社区,像曹奶奶这样即将迈入百岁的高龄老人有7位,余芳每周都会到他们家里进行家庭随访。这些“家庭医生”既是贴心的朋友,又是健康“守门人”,很受老人们的欢迎。


  在亲贤社区,居民健康档案全部实现电子化,“居家有保健、首诊在社区、大病在医院、康复回社区、居家有医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这种全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正在逐步形成。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老年病科病区副主任、山西省老年医学学会副会长杜毓锋介绍,家庭医生主要是区别于常规意义上的医生概念,家庭医生对老年人是一个整体的服务,包括老年人健康的时候进行健康宣教、体检服务,当老年人患病的时候帮助其进行初级诊疗,在老年人疾病恢复期再继续为其建立健康档案,进行相应的管理。具体来说,家庭医生主要为常住人口65岁以上的人群提供一年一次的免费健康体检服务,而且在体检以后一个月之内,家庭医生会反馈体检信息,并且进行适当的健康指导。家庭医生还负责建立健康档案,对老年人群进行慢性病的管理。


  家庭医生不仅可以让社区居家养老更加安心,也可以把大中型医院承担的一般门诊、康复和护理这样的基本服务分流到基层医疗机构,这样的话,一方面为大医院减轻了负担,另一方面老年人看病也更加便利。


  杜毓锋说:“家庭医生是老年人的健康‘守门人’,其职能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家庭医生对其所负责的签约的老年人进行老年综合评估,就是指除了对疾病的了解之外,应该对老年人的营养状况、自理能力等情况进行了解和评估,并且为其提出适当的指导措施。另一方面,需要加强远程医疗,家庭医生除了可以给老年人一些指导之外,还应该通过远程医疗机构或者上级医院,给签约的患者提供更方便更合适的服务。”


“日间照料中心+村卫生室”

农村养老不发愁


  相较于城市,农村由于青壮劳动力外流而面临更为严峻的老龄化形势。我省出台的《推进农村养老服务行动计划(2019-2021)》就是要着力解决农村老年人居住分散、生活条件差、养老能力不足等问题。到2021年底,全省要建成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7000个,建成区域性养老中心100个,建成中心敬老院200个,发展农村养老服务机构超过500个,基本上满足农村养老服务需求。到2021年底,全省50%以上的日间照料中心、60%以上的区域性养老中心和中心敬老院由社会力量运营,使社会力量成为农村养老服务的主力军。


  昔阳县西横山村的老人们说,白天大家在日间照料中心聊天放松,中午在这里吃饭,晚上回自己家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有个头疼脑热的,卫生室就在照料中心隔壁,大夫随叫随到,非常方便。在昔阳县,各村推行的这种“日间照料中心+村卫生室”的医养结合模式,让老人们的身体健康在家门口就有了保障。昔阳晋祥养老院有250多位老人,是一所接收农村五保老人和其他社会老人的公益性养老服务机构,院内不仅开展丰富的老年活动,专门的医务室、药房一应俱全,医护人员全天值班,还和县级医疗机构联网接轨,老人不出院就可享受到便利的服务。


  昔阳县的做法概括起来有两种:一种是推行“日间照料中心+村卫生室”的居家养老模式;另一种就是把原来分散居住、符合条件的特困人员集中管理,实施区域性的养老集中供养工程。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副处长白明芳认为,实行集中供养可以改善生活条件,提高服务的质量,又便于管理,还能够降低运营的成本。围绕日间照料中心、养老院做文章,可以将各种资源有效地整合到一块,更好地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同时,由于农村地区年轻人外出打工造成独居的留守老年人比较多,这是一个巨大的养老服务市场,建议市场主体大力到农村投资养老服务。


  在推进农村医养结合规划方面,杜毓锋认为,在农村要建一些敬老院或者医疗机构的时候,尽量将其设计在一起,毗邻建设,这样可以更方便地实施医养结合。对现存的一些卫生所、乡镇卫生院也可以进行适当的改扩建,增加一些养老设施。另外,还可以鼓励社会力量,在农村尤其是一些风景优美的农村开展医养结合服务,这样也可以促进农村养老的发展。


医养结合

人才瓶颈怎么破


  除了硬件设施的普及和各种健康养老方式的推广,养老护理人才是提升养老服务质量和促进养老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与老龄化程度加深相矛盾的是,目前不管是在城市还是乡村,各类专业的养老护理服务人员缺口比较大。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掣肘问题呢?


  去年5月,山西文旅康养集团与山西卫生健康职业学院通过校企联合办学的模式,订单式培养专业的医养结合护理人才,希望缓解目前养老产业进入快车道,而养老从业者却严重短缺的困境,为养老医护人才提供系统化的培养路径。


  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30年,我们国家失能老人将达到6800万人,如果按照国际上失能老人与护理员3∶1的配置标准推算,至少需要2000万的专业护理员,而目前我们各类养老护理服务人员不到50万人,持证人员还不到2万人。白明芳说:“这也是老年人对高品质养老服务的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养老服务供给之间的矛盾,相信随着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的实施,‘十四五’期间,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在养老服务需求侧的刺激下,会有越来越多的院校开设养老服务专业,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事养老服务业,会有越来越多的护理员持证上岗。”


  杜毓锋认为,首先,希望能把医养结合人才队伍的建设纳入卫生健康和养老服务的规划里,鼓励一些相关的职业院校或者是中专院校,把这些相关的专业纳入到教育行列。其次,尽量鼓励医务人员能多点执业,也可以鼓励退休的医务人员,还有一些有专业特长的医务人员在医养结合机构里进行指导和工作。第三,在医养结合机构里工作的医务人员能享有跟在其他医院里的医务人员一样的继续教育、职称评定政策,尽可能提高医养结合机构工作人员的待遇,这样才能更好地留住人才,吸引人才。


  英国政府积极鼓励智能养老产业发展,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社会护理高级讲师、英国高等教育学会研究员马丁·帕特里奇博士介绍,英国有一种护理方式特别好,它是疗养院和养老院的结合,人们可以在这里满足各种护理需求,例如,各种日常需求和医务护理。其中,智能设备在其中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种模式可以为老年人提供持续性的服务。英国许多大型社区,都开设了这种持续护理疗养院,这种方式变得越来越流行,也值得推广。“一切都是不断发展的,中国现在的发展也非常快,我对未来双方的合作持乐观态度。”马丁·帕特里奇博士说。

来源:山西日报

  媒体新闻
医养结合探新路(下)

  “保障和改善民生没有终点,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现在,无论城镇还是乡村,老年人群医保覆盖率均已超过了98%;各类养老机构和医疗设施的数量也在稳步增加。要让老年人过上高质量的晚年生活,还需要积极探索更多行之有效的医养结合服务模式,实现从“老有所养”到“老有颐养”的跨越。


家庭医生

老年人健康的“守门人”


  一大早,太原市亲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签约医生余芳就带着护士来到了社区居民97岁的曹奶奶家里。在亲贤社区,像曹奶奶这样即将迈入百岁的高龄老人有7位,余芳每周都会到他们家里进行家庭随访。这些“家庭医生”既是贴心的朋友,又是健康“守门人”,很受老人们的欢迎。


  在亲贤社区,居民健康档案全部实现电子化,“居家有保健、首诊在社区、大病在医院、康复回社区、居家有医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这种全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正在逐步形成。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老年病科病区副主任、山西省老年医学学会副会长杜毓锋介绍,家庭医生主要是区别于常规意义上的医生概念,家庭医生对老年人是一个整体的服务,包括老年人健康的时候进行健康宣教、体检服务,当老年人患病的时候帮助其进行初级诊疗,在老年人疾病恢复期再继续为其建立健康档案,进行相应的管理。具体来说,家庭医生主要为常住人口65岁以上的人群提供一年一次的免费健康体检服务,而且在体检以后一个月之内,家庭医生会反馈体检信息,并且进行适当的健康指导。家庭医生还负责建立健康档案,对老年人群进行慢性病的管理。


  家庭医生不仅可以让社区居家养老更加安心,也可以把大中型医院承担的一般门诊、康复和护理这样的基本服务分流到基层医疗机构,这样的话,一方面为大医院减轻了负担,另一方面老年人看病也更加便利。


  杜毓锋说:“家庭医生是老年人的健康‘守门人’,其职能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家庭医生对其所负责的签约的老年人进行老年综合评估,就是指除了对疾病的了解之外,应该对老年人的营养状况、自理能力等情况进行了解和评估,并且为其提出适当的指导措施。另一方面,需要加强远程医疗,家庭医生除了可以给老年人一些指导之外,还应该通过远程医疗机构或者上级医院,给签约的患者提供更方便更合适的服务。”


“日间照料中心+村卫生室”

农村养老不发愁


  相较于城市,农村由于青壮劳动力外流而面临更为严峻的老龄化形势。我省出台的《推进农村养老服务行动计划(2019-2021)》就是要着力解决农村老年人居住分散、生活条件差、养老能力不足等问题。到2021年底,全省要建成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7000个,建成区域性养老中心100个,建成中心敬老院200个,发展农村养老服务机构超过500个,基本上满足农村养老服务需求。到2021年底,全省50%以上的日间照料中心、60%以上的区域性养老中心和中心敬老院由社会力量运营,使社会力量成为农村养老服务的主力军。


  昔阳县西横山村的老人们说,白天大家在日间照料中心聊天放松,中午在这里吃饭,晚上回自己家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有个头疼脑热的,卫生室就在照料中心隔壁,大夫随叫随到,非常方便。在昔阳县,各村推行的这种“日间照料中心+村卫生室”的医养结合模式,让老人们的身体健康在家门口就有了保障。昔阳晋祥养老院有250多位老人,是一所接收农村五保老人和其他社会老人的公益性养老服务机构,院内不仅开展丰富的老年活动,专门的医务室、药房一应俱全,医护人员全天值班,还和县级医疗机构联网接轨,老人不出院就可享受到便利的服务。


  昔阳县的做法概括起来有两种:一种是推行“日间照料中心+村卫生室”的居家养老模式;另一种就是把原来分散居住、符合条件的特困人员集中管理,实施区域性的养老集中供养工程。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副处长白明芳认为,实行集中供养可以改善生活条件,提高服务的质量,又便于管理,还能够降低运营的成本。围绕日间照料中心、养老院做文章,可以将各种资源有效地整合到一块,更好地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同时,由于农村地区年轻人外出打工造成独居的留守老年人比较多,这是一个巨大的养老服务市场,建议市场主体大力到农村投资养老服务。


  在推进农村医养结合规划方面,杜毓锋认为,在农村要建一些敬老院或者医疗机构的时候,尽量将其设计在一起,毗邻建设,这样可以更方便地实施医养结合。对现存的一些卫生所、乡镇卫生院也可以进行适当的改扩建,增加一些养老设施。另外,还可以鼓励社会力量,在农村尤其是一些风景优美的农村开展医养结合服务,这样也可以促进农村养老的发展。


医养结合

人才瓶颈怎么破


  除了硬件设施的普及和各种健康养老方式的推广,养老护理人才是提升养老服务质量和促进养老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与老龄化程度加深相矛盾的是,目前不管是在城市还是乡村,各类专业的养老护理服务人员缺口比较大。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掣肘问题呢?


  去年5月,山西文旅康养集团与山西卫生健康职业学院通过校企联合办学的模式,订单式培养专业的医养结合护理人才,希望缓解目前养老产业进入快车道,而养老从业者却严重短缺的困境,为养老医护人才提供系统化的培养路径。


  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30年,我们国家失能老人将达到6800万人,如果按照国际上失能老人与护理员3∶1的配置标准推算,至少需要2000万的专业护理员,而目前我们各类养老护理服务人员不到50万人,持证人员还不到2万人。白明芳说:“这也是老年人对高品质养老服务的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养老服务供给之间的矛盾,相信随着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的实施,‘十四五’期间,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在养老服务需求侧的刺激下,会有越来越多的院校开设养老服务专业,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事养老服务业,会有越来越多的护理员持证上岗。”


  杜毓锋认为,首先,希望能把医养结合人才队伍的建设纳入卫生健康和养老服务的规划里,鼓励一些相关的职业院校或者是中专院校,把这些相关的专业纳入到教育行列。其次,尽量鼓励医务人员能多点执业,也可以鼓励退休的医务人员,还有一些有专业特长的医务人员在医养结合机构里进行指导和工作。第三,在医养结合机构里工作的医务人员能享有跟在其他医院里的医务人员一样的继续教育、职称评定政策,尽可能提高医养结合机构工作人员的待遇,这样才能更好地留住人才,吸引人才。


  英国政府积极鼓励智能养老产业发展,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社会护理高级讲师、英国高等教育学会研究员马丁·帕特里奇博士介绍,英国有一种护理方式特别好,它是疗养院和养老院的结合,人们可以在这里满足各种护理需求,例如,各种日常需求和医务护理。其中,智能设备在其中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种模式可以为老年人提供持续性的服务。英国许多大型社区,都开设了这种持续护理疗养院,这种方式变得越来越流行,也值得推广。“一切都是不断发展的,中国现在的发展也非常快,我对未来双方的合作持乐观态度。”马丁·帕特里奇博士说。

来源:山西日报

上一篇:【普惠金融】兰村支行:高效率助力春耕备耕
下一篇:林武在忻州市调研开发区改革发展、乡村振兴工作
晋ICP备18007061号-1

晋公网安备 140924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