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作家张斯直探访象棋村

2021-03-07    来源:本站编辑    编辑:本站编辑

在不知不觉间,当你乘车或步行从忻府区西张乡西张村热闹繁华的东西大街穿过时,无论在什么季节,你都能够看到在大街的两边有这么几群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围着象棋盘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喊个不停,看上去情绪十分激动——不错!这就是忻府区最著名的象棋村西张村。村里人民群众热爱象棋,痴迷象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源远流长的象棋文化,群众体育文化,正在西张村不断传承,不断发扬光大。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0.jpg

西张村牌楼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17.jpg

西张村大街

带着对西张村象棋文化的好奇,笔者于阳春三月,专门来到西张村采访,浏览了大街两侧的棋摊,与部分象棋爱好者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并特约拜见了西张村最知名棋手——忻府区农民象棋大师文春保先生。

文春保先生居住在西张村中心,是一个典型文雅的四合院。今年64岁的他看上去十分健谈,身子还不错,比较硬朗。他从读小学11、12岁开始就跟着村里的祖辈们学习象棋,揣摩技艺,至今五十余年不缀。1974年11月,他应召去原忻府区水泥厂工作,后于1986年辞去工作,回村种地,做一些小本生意。尽管工作有变化,家庭有负累,生活有艰辛,但他对象棋却始终痴迷不断,陶醉不已,并在1994年6月忻府区举办首届农民运动会上,凭借高超的技艺,勇夺第一名。区里当时奖励他一把自动伞,并把他获奖的消息在忻州小报发表。

“我从小热爱下棋,看父辈们玩耍,很是着迷,并在小小的时候,就与他们对下。在原忻府区水泥厂工作期间,我还专门花钱订购了当时很流行的一本象棋杂志,叫《北方棋艺》,从中学习下棋技巧。在本厂、本村几乎没有什么对手后,我一有空闲就到忻府区东风电影院棋摊上与城里高手们下棋。当时棋摊规定:下一盘棋赢者不出钱,输者出五角,我赢者居多。就这样,风来雨去,经过十余年在忻州城里的学习,与高手过招,我的象棋水平又有很大提高。之后,我利用经商出差之际,还到太原小店区与那里的高手学习,切磋技艺,提高水平。这里高手甚多,其中有不少是参加过山西省象棋比赛的棋手。到如今,我的年龄大了,记心远不如过去好,下棋次数也远不如过去多,但心里对象棋的爱好一如既往,始终不渝。”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05.jpg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14.jpg

张斯直与文春保先生合影

文春保先生回忆,据他的祖辈交代,西张村群众爱好象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在清朝中期村里就有不少群众热爱下棋,当然这是由群众自发组织的。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推进西张村及全乡象棋文化体育运动的深入开展,在每年的正月都要在全村和全乡组织象棋比赛。当时西张村就有一批群众公认的象棋高手,其中有文春保、张申祥、史成全、杜富祥、文永田和张玉贵等“六大高手”。每年村里进行象棋比赛,前3名基本上是从这六名高手中产生。西张村前三名,参加全乡象棋比赛,不出预料,全乡的前3名,仍然是西张村推荐上来的这三名。

“我们这几个人在一起下棋,切磋棋艺,一盘定胜负,谁胜继续下,谁败则由下一名顶上,继续下。在冬天或者农闲的时候,一上午甚至是一天就要这样进行下去。在谁家下,谁家里中午喝顿小酒,饭菜都简单。为总结当天输棋的原因,我们在晚上回家后,都要进行深入思考,寻找转败为胜的措施和办法,争取在第二天下棋的时候能够获胜。通常我们把这叫做‘复盘’。”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村里除去你们这六大高手外,其他群众表现如何?他们莫非就是整天在看你们表演吗?”笔者不解地问。

“不是的,村里群众也在下,不光看我们。西张村群众共三千人,能够接近我们这个水准的也够三、四十人,还有上百人水平也不错,也经常和我们来下,大家在一起相处很和谐,也很好。”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2.jpg

聚集了众多象棋爱好者

象棋是一项体育文化运动,特别是在民间玩耍,一带不来任何经济价值,二来又白白消耗时间,一盘完了,再开一盘,没完没了,不懂的人觉得没甚意思,可是为什么西张村很多群众对这一文化体育项目却如此痴迷,如此乐此不疲?

据说,象棋最初起源于我国的战国时代,到秦汉时比赛规格已经完善,并由汉初大将韩信给予重新制作,棋盘中间的四个大字“楚河汉界”已经说明问题。这说明象棋从最初设计及立意开始就是以输赢为标志。在村里下棋,虽没有一点点物质作为鼓励,但输赢挑战的却是一个人的自尊和声誉(老百姓也叫“脸面”),还有生活的信心。赢者兴高采烈,踌躇满志,信心爆棚;输者灰头土脸,低眉不语,士气不振。可以说象棋比赛时刻挑战着人的自尊,激发着人的战斗力,让人不断向着高深的技艺迈进。

“不过我要说的是人虽然面子很重要,不过要保住面子勤学苦练更重要。”谈到下象棋的秘诀,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本来嘛,西张村处在忻州城东南7公里处,又是西张乡政府所在地,距闻名三晋的禹王洞相距10公里,地理位置优越,老百姓生活比较富裕,大家看面子比较重要,而平时的象棋比赛就是决定面子的重要手段之一,很显然,谁下棋技艺高超,谁赢了,谁就为自己赢回了面子,获得了村人的尊敬。而要技艺高超非得勤学苦练不行,非得长期坚守不行。可以说要在西张村象棋界占住圈,也还不易,智慧、勤奋、耐力,可以说缺一不可。

“我之所以走到现在,在村里有好的影响,主要就是我的下棋,我下棋的水准得到了全村干部群众的认可,特别是棋友们的认可。靠的就是虚心学习,不断在岁月中磨练自己,永不言败。此外,精益求精的态度也很重要。对于象棋这个竞技体育运动来说,每一个子粒都是十分宝贵的,卒子是最小,但最不可丢掉的就是卒子。谁若丢掉卒子,就可能导致前功尽弃,满盘皆输。”文春保先生侃侃有词,这样解答。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5.jpg

火热的西张村象棋

象棋这项文化体育运动,在西张村源远流长,群众乐此不疲,虽不能给村里群众带来什么经济效益,但却带来纯洁简朴、积极向上的生活氛围;带来和谐尚文、自强不息的精神特质;带来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的谋生本领。有数字显示,改革开放数十年来村里发生的民事案件、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均在千分之一以下,为西张乡各村乃至全区各村的最低值;全村群众脱离低级趣味的麻将扑克,将业余爱好转向了象棋,淳正了村风;数十年来西张村基本没有来区甚至到乡上访的群众,村干部勇于办事,自律清廉,群众信任,干群相处和谐;全村一心一意谋发展,把豆腐干产业做强做大,畅销三晋,“正宗西张豆腐干”成为山西的“名食”;西张考住大学、研究生的学子多多,分布在全国各地,正成为建设祖国的重要力量。

“我生于西张,长于西张,对西张和象棋一样,感情深厚。西张水土给了我勤劳智慧的头脑,象棋却让我充实了精神的生活,交了不少棋友,活出了自己的价值,感受了另一种人生。”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是啊,多年来我国传统象棋已列入国家78项文化体育运动之列,象棋文化已成为国家的非物质文化之一。我们期盼这一扎根西张村的传统象棋文化,能够在底蕴深厚的西张村进一步再掀高潮,深度崛起,开出灿烂奇葩;也让像文春保先生这样的农民象棋大师活出他们的价值,开创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生活!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34.jpg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31.jpg

忻州晚报发表《探访象棋村》后,文春保高兴的展示报纸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8.jpg

文春保展示自己获得忻府区农民象棋冠军以后的奖励品—把雨伞。

来源:发表于2018年5月4日《忻州晚报》

  媒体新闻
知名作家张斯直探访象棋村

在不知不觉间,当你乘车或步行从忻府区西张乡西张村热闹繁华的东西大街穿过时,无论在什么季节,你都能够看到在大街的两边有这么几群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围着象棋盘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喊个不停,看上去情绪十分激动——不错!这就是忻府区最著名的象棋村西张村。村里人民群众热爱象棋,痴迷象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源远流长的象棋文化,群众体育文化,正在西张村不断传承,不断发扬光大。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0.jpg

西张村牌楼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17.jpg

西张村大街

带着对西张村象棋文化的好奇,笔者于阳春三月,专门来到西张村采访,浏览了大街两侧的棋摊,与部分象棋爱好者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并特约拜见了西张村最知名棋手——忻府区农民象棋大师文春保先生。

文春保先生居住在西张村中心,是一个典型文雅的四合院。今年64岁的他看上去十分健谈,身子还不错,比较硬朗。他从读小学11、12岁开始就跟着村里的祖辈们学习象棋,揣摩技艺,至今五十余年不缀。1974年11月,他应召去原忻府区水泥厂工作,后于1986年辞去工作,回村种地,做一些小本生意。尽管工作有变化,家庭有负累,生活有艰辛,但他对象棋却始终痴迷不断,陶醉不已,并在1994年6月忻府区举办首届农民运动会上,凭借高超的技艺,勇夺第一名。区里当时奖励他一把自动伞,并把他获奖的消息在忻州小报发表。

“我从小热爱下棋,看父辈们玩耍,很是着迷,并在小小的时候,就与他们对下。在原忻府区水泥厂工作期间,我还专门花钱订购了当时很流行的一本象棋杂志,叫《北方棋艺》,从中学习下棋技巧。在本厂、本村几乎没有什么对手后,我一有空闲就到忻府区东风电影院棋摊上与城里高手们下棋。当时棋摊规定:下一盘棋赢者不出钱,输者出五角,我赢者居多。就这样,风来雨去,经过十余年在忻州城里的学习,与高手过招,我的象棋水平又有很大提高。之后,我利用经商出差之际,还到太原小店区与那里的高手学习,切磋技艺,提高水平。这里高手甚多,其中有不少是参加过山西省象棋比赛的棋手。到如今,我的年龄大了,记心远不如过去好,下棋次数也远不如过去多,但心里对象棋的爱好一如既往,始终不渝。”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05.jpg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14.jpg

张斯直与文春保先生合影

文春保先生回忆,据他的祖辈交代,西张村群众爱好象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在清朝中期村里就有不少群众热爱下棋,当然这是由群众自发组织的。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推进西张村及全乡象棋文化体育运动的深入开展,在每年的正月都要在全村和全乡组织象棋比赛。当时西张村就有一批群众公认的象棋高手,其中有文春保、张申祥、史成全、杜富祥、文永田和张玉贵等“六大高手”。每年村里进行象棋比赛,前3名基本上是从这六名高手中产生。西张村前三名,参加全乡象棋比赛,不出预料,全乡的前3名,仍然是西张村推荐上来的这三名。

“我们这几个人在一起下棋,切磋棋艺,一盘定胜负,谁胜继续下,谁败则由下一名顶上,继续下。在冬天或者农闲的时候,一上午甚至是一天就要这样进行下去。在谁家下,谁家里中午喝顿小酒,饭菜都简单。为总结当天输棋的原因,我们在晚上回家后,都要进行深入思考,寻找转败为胜的措施和办法,争取在第二天下棋的时候能够获胜。通常我们把这叫做‘复盘’。”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村里除去你们这六大高手外,其他群众表现如何?他们莫非就是整天在看你们表演吗?”笔者不解地问。

“不是的,村里群众也在下,不光看我们。西张村群众共三千人,能够接近我们这个水准的也够三、四十人,还有上百人水平也不错,也经常和我们来下,大家在一起相处很和谐,也很好。”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2.jpg

聚集了众多象棋爱好者

象棋是一项体育文化运动,特别是在民间玩耍,一带不来任何经济价值,二来又白白消耗时间,一盘完了,再开一盘,没完没了,不懂的人觉得没甚意思,可是为什么西张村很多群众对这一文化体育项目却如此痴迷,如此乐此不疲?

据说,象棋最初起源于我国的战国时代,到秦汉时比赛规格已经完善,并由汉初大将韩信给予重新制作,棋盘中间的四个大字“楚河汉界”已经说明问题。这说明象棋从最初设计及立意开始就是以输赢为标志。在村里下棋,虽没有一点点物质作为鼓励,但输赢挑战的却是一个人的自尊和声誉(老百姓也叫“脸面”),还有生活的信心。赢者兴高采烈,踌躇满志,信心爆棚;输者灰头土脸,低眉不语,士气不振。可以说象棋比赛时刻挑战着人的自尊,激发着人的战斗力,让人不断向着高深的技艺迈进。

“不过我要说的是人虽然面子很重要,不过要保住面子勤学苦练更重要。”谈到下象棋的秘诀,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本来嘛,西张村处在忻州城东南7公里处,又是西张乡政府所在地,距闻名三晋的禹王洞相距10公里,地理位置优越,老百姓生活比较富裕,大家看面子比较重要,而平时的象棋比赛就是决定面子的重要手段之一,很显然,谁下棋技艺高超,谁赢了,谁就为自己赢回了面子,获得了村人的尊敬。而要技艺高超非得勤学苦练不行,非得长期坚守不行。可以说要在西张村象棋界占住圈,也还不易,智慧、勤奋、耐力,可以说缺一不可。

“我之所以走到现在,在村里有好的影响,主要就是我的下棋,我下棋的水准得到了全村干部群众的认可,特别是棋友们的认可。靠的就是虚心学习,不断在岁月中磨练自己,永不言败。此外,精益求精的态度也很重要。对于象棋这个竞技体育运动来说,每一个子粒都是十分宝贵的,卒子是最小,但最不可丢掉的就是卒子。谁若丢掉卒子,就可能导致前功尽弃,满盘皆输。”文春保先生侃侃有词,这样解答。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5.jpg

火热的西张村象棋

象棋这项文化体育运动,在西张村源远流长,群众乐此不疲,虽不能给村里群众带来什么经济效益,但却带来纯洁简朴、积极向上的生活氛围;带来和谐尚文、自强不息的精神特质;带来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的谋生本领。有数字显示,改革开放数十年来村里发生的民事案件、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均在千分之一以下,为西张乡各村乃至全区各村的最低值;全村群众脱离低级趣味的麻将扑克,将业余爱好转向了象棋,淳正了村风;数十年来西张村基本没有来区甚至到乡上访的群众,村干部勇于办事,自律清廉,群众信任,干群相处和谐;全村一心一意谋发展,把豆腐干产业做强做大,畅销三晋,“正宗西张豆腐干”成为山西的“名食”;西张考住大学、研究生的学子多多,分布在全国各地,正成为建设祖国的重要力量。

“我生于西张,长于西张,对西张和象棋一样,感情深厚。西张水土给了我勤劳智慧的头脑,象棋却让我充实了精神的生活,交了不少棋友,活出了自己的价值,感受了另一种人生。”文春保先生这样说。

是啊,多年来我国传统象棋已列入国家78项文化体育运动之列,象棋文化已成为国家的非物质文化之一。我们期盼这一扎根西张村的传统象棋文化,能够在底蕴深厚的西张村进一步再掀高潮,深度崛起,开出灿烂奇葩;也让像文春保先生这样的农民象棋大师活出他们的价值,开创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生活!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34.jpg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31.jpg

忻州晚报发表《探访象棋村》后,文春保高兴的展示报纸

微信图片_20210307140828.jpg

文春保展示自己获得忻府区农民象棋冠军以后的奖励品—把雨伞。

来源:发表于2018年5月4日《忻州晚报》

上一篇:农发行定襄县支行积极落实全县经济工作会议精神 积极开展贷款项目对接工作
下一篇:山西省代表委员审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
晋ICP备18007061号-1

晋公网安备 140924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