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农业:忻州曹张高村辣椒喜丰收

2020-11-04    来源:本站编辑    编辑:本站编辑

 山西风向标网(李志平  郝峰)10月9日,立冬第二天,忻州天气冷了又热,热了又冷,甚至还下起了阴雨,不过这些都无法阻挡忻州曹张高村人到地里摘辣椒的脚步。

高村北村口门楼

辣椒地航拍

       L3线椒才下市不到一个月,北京红辣椒也开始了采摘季,全村农户齐上阵,穿梭在农田和村里的往返路上。地里,尽是忙活摘辣椒的人儿,由于辣椒费人工,除了高村自己的农户,更多的是从周边村雇来的,每人一天工钱都要100元;路上,穿梭的是满载辣椒回村的农用拖拉机、三轮车;院子里则堆满了摘回来摊晒的湿辣椒。

辣椒采摘忙似火

收获辣椒回家

红火辣椒满庭院

       高村,位于忻州市忻府区曹张乡,地势平坦,靠近滹沱河,良田上万亩,农民收入主要来源是种植辣椒、西瓜、香瓜等经济作物。辣椒在高村种植有十几年,品种更新换代,现在主要为L3线椒和北京红。村里产量大,销路一直是重中之重。辣椒产业也催生出一批专业种植大户和辣椒经纪人。每年辣椒采摘季开始,都会有来自四川、重庆、江苏等全国各地的采购商来高村收购新上市的辣椒,新老客户不断,保证了高村辣椒的销路,而在这过程中,辣椒经纪人扮演了十分重要的中间人角色。

忻州高村顺杰农民合作社

忻州高村顺杰农民合作社辣椒加工设备

忻州市忻府区春盛农民专业合作社场地

辣椒除柄机

忻州市忻府区春盛农民专业合作社

理事长张晓华

       较去年相比,今年辣椒行情好很多,前段时间的L3线椒上市,每亩纯收入能达到四五千,北京红辣椒算是高村的种植大头,而且长势好,一定也会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现在,曹张乡高村的辣椒种植每年已经稳定在5000亩左右,而且呈不断增加趋势。随着种植专业化、规模化程度提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户跟着辣椒致富,以前的“华北奶牛养殖第一村”,以后的“华北辣椒第一村”!

引文/山西风向标网

为得辣椒采摘忙,为得一家辛苦一家甜

——记忻府区曹张乡高村之辣椒

日到深秋即入冬,霜降过后辣椒红
红彤彤展望五千亩,人头攒动在地头

       清诗有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在高村,这句诗要改一改了:高村代有行业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从拉砖车、贩奶牛,到经营奶站,再到养大车、收辣椒,岁月更迭,行业辈出,创富故事轮番上演,数年潮头,无有永葆生机者,唯独脱离不开土地的农业种植年年有变而长盛不衰,有葵花、玉米、甜瓜、西瓜,当然还有本文要说到的辣椒了。
       辣椒种植在高村开始得不算早,到现在也就小十几年,跟着周边“先行村”起干,亦步亦趋,得益于地多人多,灌溉便利,这收益较高的辣椒种植很是对高村人的胃口。自从开始扩种辣椒,玉茭少了、葵花少了,能种就种辣椒。
朝天椒
       起先,高村人忙活的是朝天椒。朝天椒,虽然单价高,却是个头小,产量低,最累人的是耗费人工。手指头大小的朝天椒,株果簇拥,全靠人工采摘,一人一天60元起步。到村里朝天椒成熟上市时节,家家户户不分男女老幼一齐上阵,一人一马扎,一摘一整天,或地里,或大门口,或院子里,老人们聚集而坐,晒着太阳唠着嗑,手里都是自家的辣椒活,小孩子放学没得玩,都得帮着大人把活干,虽说小孩干活慢,但摘的一斤是一斤,摘的一袋是一袋,遇上色盲色弱者,红绿不分笑煞了人。有的农家种的多,还得跑到外村把人雇,管接送,管吃饭,包子一蒸就是两笼屉。劳力再不够,只能开着拖拉机把朝天椒一车车拉到城跟前的农村雇人摘,天寒地冻停不住,到了年岁方可休。
L3线椒、北京红辣椒
       后来,由于这个人工问题,高村开始不种朝天椒了,取而代之的是L3线椒和北京红辣椒。这两个辣椒品种个头大,产量高,实重!市场价格虽不及朝天椒,但种植收益相比朝天椒也差不太多,最好是省人工。L3线椒,细长细长,卖的就是个湿。天刚入秋还未寒,L3就能采摘了,商贩采购,农户也是不着不急,家里有几口人就够,开个三轮摩托,一天十来袋,回村当天卖,天天有收入,自是笑开怀。
       北京红辣椒,能卖湿能卖干,不过还是卖干的占多,这就如玉茭了一般,刚收获水分高,虽然也有贩子收,但农人从头到尾的意识便是干的价格高、湿的价格低,所以大都要等水分降下来卖才安心。殊不知这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都是一般般,干湿折价能差几分几厘,搞不好几个月以后干的卖还不如湿的卖,再倒霉点就是折水又折价,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北京红辣椒,也是一株多果,只是比朝天椒个头大好摘,雇人自然也是要的,但效率会高许多。摘完就存放起来,什么时候觉得价位适当了就卖,这也是一门技术活,同样的辣椒,有的农户卖的单价高,而有的就低了点,看本事了!
辣椒伢子
       伢子?意为中间人,经纪人!牛伢子、瓜伢子,最有钱的还要数辣椒伢子。牵线塔桥,收取成交佣金,走你家,问他家,谁家有辣椒伢子就盯住谁家。小伢子、大伢子,有了场地就是坐地伢子,再不用走,不用串,农户街坊上门问信来。建场地,搭彩钢,剁酱机器也要买进来,从农业,到商业,现在朝着加工业转。由小到大,由辣椒上游向着下游迈进,是产业纵向发展的规律,也是必然的需要。

       这种发展有主动和被动两种因素决定,一来在辣椒种植、贸易过程中,农户、伢子资金慢慢累积,有了购置机器、新建场地的物质基础;二来行业竞争,不进则退,你没有场地,其他人有,你没有剁酱机,别人有,辣椒采购客户的需要和同行的竞争压力,都迫使辣椒伢子向初加工角色稍稍转变。就目前情况看,高村的辣椒伢子还是主动因素为主,在充当辣椒交易经纪的同时,为采购客户提供初级剁酱加工服务,这算一个小本质的提高,但远远不是本质的改变。这里的本质是如何从农业到工业、从商业到加工业的转变,提高辣椒产业的附加值,从种植、贸易到加工业,从初级产品到包装成品,从初级加工服务到建立品牌,直说了就是不要场地,要厂区,不当经纪,当老板的问题。但往往愿望是美好的,道理说来是一回事,而现实中做好一个农产加工企业是工业中最难之事,偌大的中国,能做出名气的农产企业又有几个,偌大的粳米最大产区——黑龙江省的大米加工企业,产能上10万吨的企业寥寥无几。由此说回来,想做好辣椒产业,想做辣椒加工,是一件紧迫而艰巨的大事,非开拓进取不可才有些些希望。
       11月,忻州市已经进入采暖季,高村的人则还在地里忙得红红火火,为得辣椒采摘忙,为得一家辛苦一家甜。今年,无论是L3线椒,还是北京红辣椒,市场行情都不错,今年,对高村的人来说,是一个幸福的丰收年。

 


  各地动态
记录农业:忻州曹张高村辣椒喜丰收

 山西风向标网(李志平  郝峰)10月9日,立冬第二天,忻州天气冷了又热,热了又冷,甚至还下起了阴雨,不过这些都无法阻挡忻州曹张高村人到地里摘辣椒的脚步。

高村北村口门楼

辣椒地航拍

       L3线椒才下市不到一个月,北京红辣椒也开始了采摘季,全村农户齐上阵,穿梭在农田和村里的往返路上。地里,尽是忙活摘辣椒的人儿,由于辣椒费人工,除了高村自己的农户,更多的是从周边村雇来的,每人一天工钱都要100元;路上,穿梭的是满载辣椒回村的农用拖拉机、三轮车;院子里则堆满了摘回来摊晒的湿辣椒。

辣椒采摘忙似火

收获辣椒回家

红火辣椒满庭院

       高村,位于忻州市忻府区曹张乡,地势平坦,靠近滹沱河,良田上万亩,农民收入主要来源是种植辣椒、西瓜、香瓜等经济作物。辣椒在高村种植有十几年,品种更新换代,现在主要为L3线椒和北京红。村里产量大,销路一直是重中之重。辣椒产业也催生出一批专业种植大户和辣椒经纪人。每年辣椒采摘季开始,都会有来自四川、重庆、江苏等全国各地的采购商来高村收购新上市的辣椒,新老客户不断,保证了高村辣椒的销路,而在这过程中,辣椒经纪人扮演了十分重要的中间人角色。

忻州高村顺杰农民合作社

忻州高村顺杰农民合作社辣椒加工设备

忻州市忻府区春盛农民专业合作社场地

辣椒除柄机

忻州市忻府区春盛农民专业合作社

理事长张晓华

       较去年相比,今年辣椒行情好很多,前段时间的L3线椒上市,每亩纯收入能达到四五千,北京红辣椒算是高村的种植大头,而且长势好,一定也会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现在,曹张乡高村的辣椒种植每年已经稳定在5000亩左右,而且呈不断增加趋势。随着种植专业化、规模化程度提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户跟着辣椒致富,以前的“华北奶牛养殖第一村”,以后的“华北辣椒第一村”!

引文/山西风向标网

为得辣椒采摘忙,为得一家辛苦一家甜

——记忻府区曹张乡高村之辣椒

日到深秋即入冬,霜降过后辣椒红
红彤彤展望五千亩,人头攒动在地头

       清诗有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在高村,这句诗要改一改了:高村代有行业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从拉砖车、贩奶牛,到经营奶站,再到养大车、收辣椒,岁月更迭,行业辈出,创富故事轮番上演,数年潮头,无有永葆生机者,唯独脱离不开土地的农业种植年年有变而长盛不衰,有葵花、玉米、甜瓜、西瓜,当然还有本文要说到的辣椒了。
       辣椒种植在高村开始得不算早,到现在也就小十几年,跟着周边“先行村”起干,亦步亦趋,得益于地多人多,灌溉便利,这收益较高的辣椒种植很是对高村人的胃口。自从开始扩种辣椒,玉茭少了、葵花少了,能种就种辣椒。
朝天椒
       起先,高村人忙活的是朝天椒。朝天椒,虽然单价高,却是个头小,产量低,最累人的是耗费人工。手指头大小的朝天椒,株果簇拥,全靠人工采摘,一人一天60元起步。到村里朝天椒成熟上市时节,家家户户不分男女老幼一齐上阵,一人一马扎,一摘一整天,或地里,或大门口,或院子里,老人们聚集而坐,晒着太阳唠着嗑,手里都是自家的辣椒活,小孩子放学没得玩,都得帮着大人把活干,虽说小孩干活慢,但摘的一斤是一斤,摘的一袋是一袋,遇上色盲色弱者,红绿不分笑煞了人。有的农家种的多,还得跑到外村把人雇,管接送,管吃饭,包子一蒸就是两笼屉。劳力再不够,只能开着拖拉机把朝天椒一车车拉到城跟前的农村雇人摘,天寒地冻停不住,到了年岁方可休。
L3线椒、北京红辣椒
       后来,由于这个人工问题,高村开始不种朝天椒了,取而代之的是L3线椒和北京红辣椒。这两个辣椒品种个头大,产量高,实重!市场价格虽不及朝天椒,但种植收益相比朝天椒也差不太多,最好是省人工。L3线椒,细长细长,卖的就是个湿。天刚入秋还未寒,L3就能采摘了,商贩采购,农户也是不着不急,家里有几口人就够,开个三轮摩托,一天十来袋,回村当天卖,天天有收入,自是笑开怀。
       北京红辣椒,能卖湿能卖干,不过还是卖干的占多,这就如玉茭了一般,刚收获水分高,虽然也有贩子收,但农人从头到尾的意识便是干的价格高、湿的价格低,所以大都要等水分降下来卖才安心。殊不知这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都是一般般,干湿折价能差几分几厘,搞不好几个月以后干的卖还不如湿的卖,再倒霉点就是折水又折价,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北京红辣椒,也是一株多果,只是比朝天椒个头大好摘,雇人自然也是要的,但效率会高许多。摘完就存放起来,什么时候觉得价位适当了就卖,这也是一门技术活,同样的辣椒,有的农户卖的单价高,而有的就低了点,看本事了!
辣椒伢子
       伢子?意为中间人,经纪人!牛伢子、瓜伢子,最有钱的还要数辣椒伢子。牵线塔桥,收取成交佣金,走你家,问他家,谁家有辣椒伢子就盯住谁家。小伢子、大伢子,有了场地就是坐地伢子,再不用走,不用串,农户街坊上门问信来。建场地,搭彩钢,剁酱机器也要买进来,从农业,到商业,现在朝着加工业转。由小到大,由辣椒上游向着下游迈进,是产业纵向发展的规律,也是必然的需要。

       这种发展有主动和被动两种因素决定,一来在辣椒种植、贸易过程中,农户、伢子资金慢慢累积,有了购置机器、新建场地的物质基础;二来行业竞争,不进则退,你没有场地,其他人有,你没有剁酱机,别人有,辣椒采购客户的需要和同行的竞争压力,都迫使辣椒伢子向初加工角色稍稍转变。就目前情况看,高村的辣椒伢子还是主动因素为主,在充当辣椒交易经纪的同时,为采购客户提供初级剁酱加工服务,这算一个小本质的提高,但远远不是本质的改变。这里的本质是如何从农业到工业、从商业到加工业的转变,提高辣椒产业的附加值,从种植、贸易到加工业,从初级产品到包装成品,从初级加工服务到建立品牌,直说了就是不要场地,要厂区,不当经纪,当老板的问题。但往往愿望是美好的,道理说来是一回事,而现实中做好一个农产加工企业是工业中最难之事,偌大的中国,能做出名气的农产企业又有几个,偌大的粳米最大产区——黑龙江省的大米加工企业,产能上10万吨的企业寥寥无几。由此说回来,想做好辣椒产业,想做辣椒加工,是一件紧迫而艰巨的大事,非开拓进取不可才有些些希望。
       11月,忻州市已经进入采暖季,高村的人则还在地里忙得红红火火,为得辣椒采摘忙,为得一家辛苦一家甜。今年,无论是L3线椒,还是北京红辣椒,市场行情都不错,今年,对高村的人来说,是一个幸福的丰收年。

 


上一篇:忻州:满载食用油的大货车车厢崩开,食用油洒满一地
下一篇:五台山机场2019-2020年冬航季航旅产品推介暨航线营销洽谈会圆满举行
晋ICP备18007061号-1

晋公网安备 14092402000008号